法官自甘充當政客紅衛兵?

You are currently viewing 法官自甘充當政客紅衛兵?
「潘孟安神話」是用宣傳和利益交換打造起來的。
分享出去

調查報導/韓飛

   打麻將出老千,常用的詐賭手法之一,其中一家專門負責以「暗槓」沒收對手需要的牌,製造搭檔自摸胡牌的機率,被抬轎子的肥羊,輸到脫褲子還以為是自己手氣太差。這一招,練台生與潘孟安顯然默契十足,合作無間,他們聯手所要宰殺的對象便是梁牧養。

    練台生有錢大家都知道,所謂有錢能使鬼推磨,特別是在打官司時,金錢更是妙用無窮;而潘孟安在屏東政壇廝混二十多年,政治上和國民黨地方勢力利益共享,三度指派程清水代理屏東市長,引起黨內反彈,黨部執委丁萬富因此在臉書放砲,自嘲「人才不如國民黨」,向屏東縣民鞠躬道歉。潘孟安所建立的獨立小王國藍綠通吃,影響力甚至滲透到了司法界。

老邁的程清水三度代理屏東市長,暗藏利益龐大的政治交易。
老邁的程清水三度代理屏東市長,暗藏利益龐大的政治交易。

   練台生為了搶奪梁牧養的馬場土地,不惜耍流氓使用暴力,結果其屬下已因妨害自由判刑定讞,但主謀練台生卻能置身法外,案子躺在屏東地檢署長達兩年半,檢方以「偵察不公開」繼續酣睡,內行人都知道其中必有鬼。

    相反的,練台生以人頭偽造文書取得的產權,在「優先承買權」尚無定論時,卻憑藉其財力向民事法庭聲請「拆屋還地」,企圖用錢砸死人,而「半路殺出」的法官李宗濡,果然不負所望火速判他勝訴。另一方面,梁牧養向屏檢告發練某繼女偽造贈與文書犯行,同樣石沉大海,而這剛好是證明土地歸屬的關鍵,李宗濡對有利於梁牧養的事證,卻偏頗認定不需要調查,這等於叫梁牧養綁住雙手上拳擊台,司法公然球員兼裁判,公信蕩然無存。

民進黨地方幹部對潘孟安私通國民黨遺老深表不滿。
民進黨地方幹部對潘孟安私通國民黨遺老深表不滿。

   練台生為了搶奪梁牧養的馬場土地,不惜耍流氓使用暴力,結果其屬下已因妨害自由判刑定讞,但主謀練台生卻能置身法外,案子躺在屏東地檢署長達兩年半,檢方以「偵察不公開」繼續酣睡,內行人都知道其中必有鬼。

    相反的,練台生以人頭偽造文書取得的產權,在「優先承買權」尚無定論時,卻憑藉其財力向民事法庭聲請「拆屋還地」,企圖用錢砸死人,而「半路殺出」的法官李宗濡,果然不負所望火速判他勝訴。另一方面,梁牧養向屏檢告發練某繼女偽造贈與文書犯行,同樣石沉大海,而這剛好是證明土地歸屬的關鍵,李宗濡對有利於梁牧養的事證,卻偏頗認定不需要調查,這等於叫梁牧養綁住雙手上拳擊台,司法公然球員兼裁判,公信蕩然無存。

    為了痛毆梁牧養,潘孟安也沒閒著,他一方面將馬廄以違反區域計劃法移送地檢署,目的在幫練台生打贏承買權官司,地檢署果然也配合火速起訴。但詭異的是,同一位檢察官承辦的潘孟安控告妨害名譽案,卻又在地檢署來回折騰了一年半沒下文,因為梁牧養所揭發的幾大弊案,諸如四重溪休閒農業區炒地皮疑案、賤賣麟洛公園案、墾丁壹號違法商場、大武營重劃案等,可謂疑雲重重,潘孟安根本不敢面對。

    但潘孟另有歪招轉移焦點,幾件刑事告發案被凍結在屏檢,他卻動用公帑向法院聲請民事損害求償,而這個案子被半途換法官,無巧不成書,居然又落在凌雲里案的承審法官李宗濡的手裡,你說奇怪不奇怪?

屏東地方法院有一股勢力已被潘孟安的黑手收編操控。
屏東地方法院有一股勢力已被潘孟安的黑手收編操控。

   梁牧養痛陳,在潘練沆瀸一氣蹂躝之下,屏東已淪為黑暗王國,政治分贓缺乏監督,司法自甘淪為權力附庸,屏東人民要覺醒自救,明年地方大選是最後的機會。

    筆者也要在此嚴厲警告司法人,政治是一時的,歷史才是最終審判。中華民國<法官法>歷經十年的修訂,對執法人員的任免、考核、糾彈、汰除制度已逐漸完備,「國民法官」參審制也已試行上路,法官未必是萬年鐵飯碗,更甭提有任期限制的民選政務官了,以潘孟安為例,任期只剩一年,若不潔身自愛回頭是岸,等著他的很可能是官司纏身,說不定還要吃牢飯。


分享出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