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用設施保留地如何垃圾變黃金?顏清標可以求教潘孟安

You are currently viewing 公用設施保留地如何垃圾變黃金?顏清標可以求教潘孟安
玩公設保留地,顏家父子應該向潘孟安請益學習。
分享出去

撰文/程曉俠

台中大烏龍選區立委補選戰打得如火如荼,顏寬恒與林靜儀兩軍攻防的焦點,集中在顏家如何掌控宮廟勢力,以及來源不明的龐大財富上,其中又以顏清標積欠鉅額貸款不還,而顏寬恒卻能身懷數十億身家,飽受各界的質疑與抨擊。

簡單的說,顏清標以土地擔保向銀行貸款不還,再由顏寬恒透過法拍一一低價標了回來,這一來一往,不僅取得近十倍的價差,而且巧妙的完成了財產轉移,連遺產或贈與稅也免了。

顏家187招待所是公保地,有人估計市值數億元。
顏家187招待所是公保地,有人估計市值數億元。

這種點土成金的手法,要有強大的政商勢力當靠山,在土地資源日漸稀缺的今天,內行人發現還有一塊廣大的處女地可以一展身手,那就是遍布全台的公共設施保留地。

所謂公共設施保留地,就是政府以都市計畫法及區域計畫法劃定的公共設施預定地,依使用目的區分為機關、道路、學校、公園丶醫療設施等,在政府有償徵收前予以限建或禁建。因此一旦被劃定為公保地,就等同於被判了無期徒刑,民間視之為垃圾而乏人問津,但在土地炒家的眼裡,透過政商魔手操作卻可以變出黃金。

據統計,截至103年全省尚待徵收的公保地有27, 278公頃,許多位在都市精華地段,若依當年公告地價徵收估需6兆元,市價則在10兆以上,隨著地價上漲,至今現值已達天文數字,各級政府根本無力徵收。

窮則變,變則通,做法有幾個,一是允許建商以容積移轉方式開發;二是公私土地交換,但兩者皆爭議頗多。有些縣市乾脆祭出殺手鐧,透過修改都市計畫的方式予以解編,因而製造出官商勾結的黑色空間。

林楚茵出手,代表「海派」向顏家火力全開?
林楚茵出手,代表「海派」向顏家火力全開?

以顏清標位於南屯的豪華招待所為例,土地使用區分是「兒童遊樂場」,也就是等待徵收的「公保地」,一般人是不會去買的,但顏家就是敢買下來,然後在胡志強市長時代申請建照蓋了自用住宅,實際上就是豪華別墅,也許哪天就變成摩天豪宅也一定,就算碰到一個有眼無珠的市長,最壞的情況就是被市府依市價徵收,也是一筆穩賺不賠的好買賣。現在新聞炒成這樣,拆與不拆,想必盧市長也十分頭痛為難。

顏家除了埋怨政治太無情之外,或許也可以怪運氣太差,沒有早一點認識屏東縣長潘孟安,以致於錯過了面授機宜輕鬆解套的時機。怎麼說呢?

本報曾在60期起連續揭發「潘孟安變更地目護航蘇喬英炒房」的內幕,就是這個案例的翻版,不同處在於蘇喬英具土地代書專業,而且又有個結拜哥哥當縣長,而潘孟安又剛好比胡志強更大膽而且好商量。

有縣長當靠山,蘇喬英偷吃公保地平安無事。

有縣長當靠山,蘇喬英偷吃公保地平安無事。事情是這樣的:民國107年5月,蘇喬英在車城鄉買了兩筆「兒童遊樂設施」預定地,面積合計約567坪(與顏家豪宅相當),108年潘孟安縣長以「都市計畫通盤檢討」名義,將兒童公園用地變更為住宅用地,蘇喬英於是將其中一筆蓋了六戶四樓住宅,另一筆則尚待開發,乾哥哥更體貼的編了2400萬元預算,為其打通六米寬的巷道。

為了掩飾圖利義妹的嫌疑,潘孟安於是遊說福安宮出面買地,縣府則編列了五千餘萬元興建兒童遊具公園,並約定十年期滿產權撥交廟方。這是不折不扣的移花接木圖利弊案,但屏東檢調迄今仍裝聾作啞。

屏東地方人士說,如果比照檢驗顏家的標準,潘孟安早就抓去關了,看來標哥若想解套,應該向安安縣長請益討教一番。

@原載<火大爆報>第69期 110.12.07


分享出去